优美的Fourier级数(二): 有界差分下的收敛(Jordan判别法)

August 6, 2019
数学分析/Mathematical Analysis Fourier分析/Fourier Analysis 优美的Fourier级数

前言

如果你和Fourier级数打交道,那么在处理间断函数,特别是锯齿状函数的时候,有没有注意过间断处的形状?它为什么会处在中间位置?什么时候会出现这种情况?这就是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. 这篇文章中, 会涉及到各种与三角函数、定积分、导函数有关的基本重要技巧. 还是那句话,Fourier级数绝对不仅仅是处理一系列三角函数. 还要注意,这里我们探讨的函数应该是局限在$[-\pi,\pi]$的实函数. 这篇文章中实际要做的事情是, 利用定积分的各种性质, 进行无穷小量的分析.

Jordan判别法

如果$f$是有界差分,那么$$s_N(x)\to\frac{f(x^+)+f(x^-)}{2},$$ 其中$f(x^+)=\lim_{h\to0^+}f(x+h)$, $f(x^-)=\lim_{h\to0^+}f(x-h)$

理论准备1: 有界差分

有界差分可以看成推广的“弧长”. 在$[a,b]$上,$f(x)$的总差分的定义是这样: [ T_f(x):=\sup\{\sum_{i=1}^n|f(x_i)-f(x_{i-1})||a=x_0<x_1<\cdots<x_n=x\} ] 对于连续函数来说,这就是$f(x)$在$[a,x]$的弧长. 而如果$f(x)$是$[a,b]$上的有界差分,那么只需要满足$T_f(b)<\infty$.

注意到, $f(x)$还可以写成

[ f(x)=\frac{1}{2}[T_f(x)+f(x)]-\frac{1}{2}[T_f(x)-f(x)] ]

而$\frac{1}{2}[T_f(x)+f(x)]$和$\frac{1}{2}[T_f(x)-f(x)]$都是非负的单调增函数. 事实上,有界差分一定可以写成两个单调增函数的差,具体证明可以参见这里.

理论准备2: 积分第二中值定理

如果定义在$[a,b]$上的实函数$f$和$g$满足$f$连续且$g$单调,那么存在$c\in(a,b)$使得[\int_a^bf(x)g(x)dx=g(a^+)\int_a^cf(x)dx+g(b^-)\int_c^bf(x)dx]

这个定理的证明可以参见这里,也可以用Abel变换进行证明.

回到Jordan判别法的证明

因为$D_N(x)$是偶函数,$S_N(x)$可以重写成 [ S_N(x)=\frac{1}{2\pi}\int_0^{\pi}(f(x-t)+f(x+t))D_N(t)dt ]

如果我们定义$g(t)=f(x+t)+f(x-t)$, 那么就有 [ g(0^+)=f(x^+)+f(x^-) ]

原命题即证明 [ \frac{1}{2\pi}\int_0^{\pi}g(t)D_N(t)dt\to\frac{g(0^+)}{2} ]

又考虑到$g(t)$是有界差分,可以写成两个单调增函数的差. 那么这里只需要这个极限对单调增函数成立即可.

设有单调增函数$h(t)$, 定义$H(t)=h(t)-h(0^+)$; 注意到 [ \frac{1}{2\pi}\int_0^{\pi}H(t)D_N(t)dt\to\frac{H(0^+)}{2}=0 ] 当且仅当 [ \frac{1}{2\pi}\int_0^{\pi}h(t)D_N(t)dt\to\frac{h(0^+)}{2} ] 这是因为$\frac{1}{2\pi}\int_0^{\pi}D_N(t)dt=\frac{1}{2}$. 那么不失一般性,可以设$h(0^+)=0$, 那么需要证明, [ \frac{1}{2\pi}\int_0^{\pi}h(t)D_N(t)dt\to 0\quad(N\to\infty) ]

因为$h(0^+)=0$, 根据极限连续的定义, 对任意$\varepsilon>0$, 有$\delta>0$使得对任意$0<x<\delta$有$0<h(x)<\varepsilon$. 原积分可以展开为 [ \frac{1}{2\pi}\int_0^{\pi}h(t)D_N(t)dt=\frac{1}{2\pi}\int_0^{\delta}h(t)D_N(t)dt+\frac{1}{2\pi}\int_{\delta}^{\pi}h(t)D_N(t)dt ]

注意到最后一个积分可以写成 [ \frac{1}{2\pi}\int_0^{\pi}\frac{h(t)}{\sin(t/2)}\chi_{[\delta,\pi]}\sin(N+\frac{1}{2})tdt ]

其中$\chi_E=\begin{cases}1,x\in E\\{0}, x\notin E\end{cases}$

那么这个积分的讨论就和上一篇里收敛性证明的最后利用Bessel不等式的推论的过程一样了, 将$\sin(N+\frac{1}{2})t$展开之后, 我们得到,这个积分的极限为$0$. 证明在此略去.

第一个积分我们用积分第二定理展开, 得到: \begin{equation} \begin{aligned} \frac{1}{2\pi}\int_0^{\delta}h(t)D_N(t)dt&=\frac{1}{2\pi}h(\delta^-)\int_c^{\delta}D_N(t)dt\\
&\leq\frac{\varepsilon}{2\pi}\int_c^{\delta}D_N(t)dt \end{aligned} \end{equation}

其中$0<c<\delta$. 如果我们能证出$\int_c^{\delta}D_N(t)dt$是有界的,那么$\varepsilon\to0$时,就有所求结论. 注意到 [ |\int_c^{\delta}D_N(t)dt|\leq |\int_c^{\delta}\sin(N+\frac{1}{2})t(\frac{1}{\sin(t/2)}-\frac{1}{t/2})dt|+|\int_c^{\delta}\frac{\sin(N+\frac{1}{2})t}{t/2}dt| ] 注意到$\frac{1}{\sin(t/2)}-\frac{1}{t/2}\to 0(t\to 0)$, 而这个函数在$(0,\pi]$上连续有定义,故$\frac{1}{\sin(t/2)}-\frac{1}{t/2}$在$[0,\pi]$上可积. 再利用Bessel不等式的推论,不等式右侧第一个积分趋近于0, 同时也是有界的.

针对另一个积分的讨论,我们首先令$y=(N+\frac{1}{2})t$, 那么能得到 [ \int_c^{\delta}\frac{\sin(N+\frac{1}{2})t}{t/2}dt=2\int_{(N+\frac{1}{2})c}^{(N+\frac{1}{2})\delta}\frac{\sin y}{y}dy ]

这个积分的有界性可以通过探讨函数$y=\int_0^{x}\frac{\sin x}{x}dx(x>0)$得到. 通过很多办法可以发现,$\lim\limits_{x\to\infty}y=\frac{\pi}{2}$. 具体可以参见这里. 接下来, 我们通过基本的导数和单调性的关系分析它的有界性. 我们要做的是, 证明$y(\pi)$为$y$的最大值(考虑到$\frac{\sin{x}}{x}$在$(0,\pi]$处处有界, 必然有$y(\pi)<\infty$).

因为$y’=\frac{\sin x}{x}$, $y$ 在$[2k\pi,(2k+1)\pi]$递增,在$[(2k-1)\pi,2k\pi]$递减.

$y$在$[0,\pi]$递增,所以$0<x<\pi$时,$y(x)<y(\pi)$.

又考虑到 [ y((2k-1)\pi)-y((2k+1)\pi)=\int_{(2k-1)\pi}^{(2k+1)\pi}\frac{\sin x}{x}dx ] 而 [ \int_{(2k-1)\pi}^{(2k+1)\pi}\frac{\sin x}{x}dx>\int_{(2k-1)\pi}^{(2k+1)\pi}\frac{\sin x}{(2k+1)\pi}dx=0 ] 从而有 [ y(\pi)>y(3\pi)>\cdots>y((2k+1)\pi) ] 而根据函数的单调性,一定有 [ \begin{cases} y(2k\pi)<y((2k-1)\pi)\\
y(2k\pi)<y((2k+1)\pi) \end{cases} ] 因此$y$的最大值为$y(\pi)$. 用类似的办法还可以发现$y(0)$为最小值. 这说明,$y$是有界的.

再回到原来的积分,有 [ 2|\int_{(N+\frac{1}{2})c}^{(N+\frac{1}{2})\delta}\frac{\sin y}{y}dy|=2|y((N+\frac{1}{2})\delta)-y((N+\frac{1}{2})c)|<2y(\pi) ]

至此,我们证明了$\int_c^{\delta}D_N(t)dt$是有界的. 进一步也得出了想要的收敛性的结论.

总结&其他想说的

至此,Jordan判别法得到了证明. 但千万不要认为,Fourier级数的收敛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. 这可能会让人觉得,既然有界差分就有这么好的收敛现象,那么连续函数一定就收敛得更好. 但实际情况完全不一样:存在至少有一点发散的连续函数的Fourier级数(du Bois Reymond, 1873). 此外,甚至存在每点都发散的Fourier级数(Kolmogorov, 1926). 这和处处连续但处处不可导的函数一样,很难想象,但是理论上确实存在.

但是,Jordan判别法还是体现了Fourier级数的优美之处. 因为满足有界差分的函数还是很容易获得的.

“优美的Fourier级数”系列

完整索引


如果您或您的朋友在Pocket等网站阅读本文, 建议使用“阅读原文”功能, 否则可能无法看到由Mathjax生成的数学公式

欧拉反射公式和利用Fourier级数的证明

October 31, 2019
数学分析/Mathematical Analysis Fourier分析/Fourier Analysis Gamma函数

利用隐函数存在定理解决解析几何问题

October 17, 2019
数学分析/Mathematical Analysis 解析几何/Analytical Geometry

压缩定理解决一致收敛的问题

October 4, 2019
数学分析/Mathematical Analysis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